南京长江大桥暴雨后被“冲出”117个坑洞(图) 
伤痕累累的长江大桥让过往车辆也很“受伤”。

 

 

一个坑连着一个坑

 

南京长江大桥暴雨后被“冲出”117个坑洞(图)

 沥青下的钢筋裸露

 

南京长江大桥暴雨后被“冲出”117个坑洞(图)

 

  车子怎能不被“坑”?

  一场暴雨,让南京长江大桥受伤不浅。昨天上午,记者沿着大桥两侧行走查看,发现大桥桥面上大大小小的坑洞多达117处。不少坑洞深约7至8厘米长约50厘米。而表面看来,这些坑洞均是受雨水冲刷及积水浸泡所致。

  今年5月初大桥刚刚修补过,而年年维修,年年遇雨出现坑洞,给大桥的交通安全带来隐患,也让不少过桥的车主烦恼不已。对此,大桥管理方上海铁路局南京桥工段一名负责人表示,主要还是因为每次维修都难以彻底,受条件限制,每次只能修表面,不能修基础,同时得不到有效的“休养”时间,导致南京长江大桥屡伤屡修,屡修屡伤,陷入了恶性循环。

  实习生 袁姝 马月舟

  扬子晚报记者 梅建明 文/摄

  记者现场探访

  一场暴雨后,大桥坑坑洼洼达117处

  昨天上午10点多,记者来到南京长江大桥实地探访桥面问题。令人触目惊心的是,在大桥上,一路坑洞众多,深浅不一,令过往的车主颇为烦恼。

  记者从长江大桥北端徒步行走察看,此时,虽已过了上班的高峰期,但过桥车辆仍络绎不绝。记者发现,桥面上此前已有许多以往因修补而产生的“补丁”,这些“补丁”导致路面比周围的路面略高一点,而补丁上的沥青颜色明显比周围有较大的色差。与这些“旧患”相对,路面上有许多最近才形成的坑洞,且留有大雨冲刷的痕迹。

  记者观察发现,这些坑洞主要分布在沿大桥快车道两侧靠桥边的车道上,而坑洞多数有碗口大小,最大的一个,直径约有20多厘米。有些呈横向分布的坑洞,长达数十厘米,深度也在7厘米左右。而这些坑洞大多是不规则的形状,深浅不一。较浅的坑洞,主要是大桥表面沥青破损,露出桥面的白色基础。而较深处的洼坑,已能看见桥体的钢筋。

  为了弄清楚整个桥面的破损状况,记者沿着大桥旁的人行道,将全程约5公里大桥走了一遍,从大桥北端一直到大桥南端,细数桥面大小不一的坑洞,竟然多达117个。而细看这些坑洞的分布,主要在南北两处的上下桥处的坡道上较为密集,隔两米就有三四个坑。只有在南北堡间的正桥上,坑洞才比较稀疏。

  “这坡道处,也是大桥桥面雨水未及时排下,顺着坡道下淌,连冲洗带浸泡,造成了这些坑洞的形成。”一位路过大桥的市民说。

  过往司机诉苦

  坑洞太多难以避让,担心轮胎爆掉

  “众所周知,大桥上车流量大,尤其是高峰期,车辆很多,根本就不可能避开这些坑洞,只能直接开过去,车身颠簸得很厉害。”一位路过的私家车主钱先生对记者说,桥面上这样的洞洞太多,都担心轮胎会爆。

  而在这条线上开公交车的一名司机则告诉记者,他每天都要在桥上开十余趟来回,在车辆不多的时候,还能避避,但经常并没那么幸运,车轮时常越坑而过,车身震动厉害,让乘客也是叫苦不迭。

  记者在一个较深的坑边观察来往的车辆时看到,一辆辆汽车从坑上直接驶过,车身都会猛地颠簸一下。

  记者发现,司机看到前方有较大的坑洞,一般都会减速慢行,尽量使车身的颠簸减轻。在车辆不多时,有的司机会打转方向盘,向旁边避让。如此一来,不仅险象环生,也让过桥的车速大为降低。

  “在这场暴雨以前,大桥桥面还不错,不知为何,遇到大雨水后,桥面突然多出来这么多的坑洞,这可害苦了我们这些新手了,太痛苦了,上大桥下大桥,车子像是在越野。”刚买了一辆新车的李先生称,从坑上冲过去,虽然心疼新车,但相对于安全来说,也是无奈的选择了。

  人们不禁要问

  每年“彻底”维修,却为何连年破损?

  记者采访得知,今年5月初,南京长江大桥就开始做全面的维修。而据当时媒体披露的细节,大桥上的施工方称,该次维修有别于以往“坏哪儿补哪儿”的维修方式,是将整个路面作为一个整体来维修,因此这次维修较为彻底。但一场大雨过后,“彻底”维修过的大桥还是“露了馅”。

  长江大桥自2002年进行了建成30年来首次大修工程后,几乎每年都进行维修工作。然而,近年来的连年维修,但仍然无法阻止桥面的破损坑洞出现。主管方的说法之一就是,大桥设计流量为每天1万辆,但现在每天接近10万辆,大桥不堪重负,造成破损也无法改变。

  一位桥梁维护专业人士告诉记者,大桥的维修不全面,仍然处在修修补补阶段,修补后,被大量车辆碾压后,会出现裂隙、空洞,如果再遇到大的雨水浸泡和冲洗,原本修好的坑洞极有可能被再现原形。

  那事实究竟如何呢?记者联系了大桥管理方南京桥工段的刘科长,她告诉记者,南京长江大桥用了40多年,从来没有机会和条件进行彻底的维修保养,随着近年来通车量大大增加,虽然都在维修,但仍然连年破损,确有其客观条件。

  刘科长称,其一,每次只修表面,底下垫层没有条件维修。“就铺了一个面,抹一层沥青,而现在大桥有的地方是基础坏了,这下面的垫层修不了,就只能是修补式的维修了。”刘科长说。其二,维修后缺乏“养生”的足够时间。“维修后,刚铺好的沥青,还有一个‘养生’的时间,但大桥往往是刚刚铺好沥青就得通车,没有这个时间来让其保养,不能获得足够的牢固度再投入使用,因此容易二次破损。”刘科长说,目前这种维修并没有有效的材料能达到非常好的效果。

  “只有对大桥的垫层进行彻底的维修,才有可能避免这种连年维修连年破损的局面,但前提必须是给予足够的时间。”刘科长称。

  链接

  十年来长江大桥几乎年年都维修

  2003年的11月,对大桥南、北引桥梁桥伸缩缝及部分坑洼路面维修施工;

  2004年9月,对大桥路面进行全面整修,这是第二次维修;

  2005年7月,耗资2100万元、为期50天的大桥一期维修出新工程正式启动,工程相继对大桥车行路面、桥梁栏杆、人行道、照明设施、桥头堡等进行装修、更新、亮化等系列施工;

  2006年8月,对大桥桥面伸缩缝进行为期22天的维修;

  2007年7月,对大桥公路路面坑洞进行铣刨、摊铺施工;9月至10月,分两阶段对公路桥南、北坡道破损严重的混凝土梁梁端及桥面伸缩缝进行维修;11月对桥面伸缩缝进行维修,持续10天左右;

  2008年2月,对大桥路面的裂缝、麻面、坑洞等全面维修。7月对长江大桥伸缩缝、桥面进行维修;

  2011年4月,对长江大桥公路桥路面进行维修施工;

  2012年5月,南京长江大桥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局部维修施工  (转腾讯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