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M讲,我在英国读过本科后准备争取一下去美国读研,M说你怎么那么爱到处跑呢,到最后去的地方多了你会发现,你都不知道你是哪儿人了。

想起海角七号里有句台词:我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归乡,还是离乡!

其实这感觉,现在就有了吧。上海,新乡,柏林,哪一个是我的故乡呢…我的归属感是来自于哪座城市。

而远方,又在哪里。伦敦?巴斯?香港?纽约…

不知不觉,成为了一直走在路上的人。

真的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小时候一直拒绝学英语,理由是我将来又不会跟爸一样出国,干吗要学外语。中考的时候都丝毫不敢松懈,却不曾想在准备高一期中考试的时候,知道在一月内就将离开了。

如果去了那所一直想去的大学,专业实用,学校排名也好,实习一年后便可直接工作了,甚至打算去去香港,然后回去。计划到如此详细,现在却选择了另一个更theoretical的专业,所以一定要读研。

不过也不一定,说不定我最后成绩还达不到这所大学的要求呢。计划赶不上变化。

出国前还是认真思考过的,纵然有再多不舍,还是出于对未来和另一个神奇的国度的种种幻想,以及作为家庭一份子的责任感,作了决定。

甚至还对新的学习抱有一丝侥幸。

是真的没想到会学的这么难这么多,八门课压得我有时真是喘不过气了。无忧无虑简直是天方夜谭。

真的没想到学校教的是所有international diploma里面最难的一种。

可是没有退路的,这一点我一直都清楚。

可以羡慕出过国的人,不要羡慕正在异国他乡的人,因为跟想象的是不一样的。除非你特别determined 而且prepared。有那么多人后悔,挣扎,才到达另一番天地,也有那么多人在后悔之后变得萎靡。

我曾经劝过M,可是她说这是她逃离彼时窘境的唯一方式。

后来她经历的那些,我看到了没有说话,可是心疼 。

就像林黛玉说的,繁华热闹太过,散了时就会格外伤心。

即便是你觉得让你水深火热的人和地方,离开了也会觉得一个人更是太凄凉。

失去的是很难找回的,所以真的是尽量不想失去的,可或许很多时候无能为力。不习惯用语言表达,却又相隔如此远到无法切身感受,或者关心。

我猜测我想要的并不多,温暖且明亮的生活里,或多或少总会有些坎坷。

这些年一直学着不去害怕然后沉着应对呢。

可是避免不了消失在某某某的记忆里。如果这个某某某又恰好是很重要的一个人,那..也只能让自己渐渐不把他看得那么重要,然后说只要你过得好就成了。

飞得越远越看不见。

XY曾说想要去中国最北端的城市漠河。她说你看这是个多浪漫的名字。她说想要看一看北极光。还有我们一起写的歌编的伴奏,我还留着原件还能唱出来。我都还记得。

“我们一起注视穹苍啊,双子星在夜空上,那样闪闪的明亮,寻找着我们的方向”你的方向你找到了吗。

WY说“我跟好多不同圈子的人分享我的生活我的世界我的人生,他们看到的都是部分的我”,那你最真的部分,还能不能像我一直期望那样原原本本地保留着。他曾说你离我那么近,可是实际却那么远。

那这是不是,我们都有的感受呢。没关系,反正我这边也沒有什么惊天动地到会让你们急切想知道的消息。

其实是不喜欢身边亲近的人总是在变动的样子。不过总之,我在乎的人不论是从前或现在,不论你们在哪儿,能让自己开心便好。

马上春节,我圣诞的假期也已经是最后一天,那日起开始第一轮全面模拟考试,为期两周。

多忐忑啊,除了数学其余科目课还未讲完,复习也只能是自己挤时间了。

每逢佳节看着外面的月亮和爸妈姥爷,我心尤其挂念的是我们的亲人啊。想必家里其他人也一样。

当我终于长大理解了他们各有各的艰辛,对很多事情也终于能够谅解。

从前每次KTV如果唱到月亮之上绝对是我在逗笑,一直觉得这歌也算是一神曲了。

那天突然听到似乎才听懂了歌词,其实并不是笑料。“有多少梦想在自由的飞翔”很严肃的事。

冬天,在这里依旧没有大雪球向我砸过来。今年的柏林,天气甚至异常到还未下一场可以堆雪球的雪。

我怀念什么呢。雕刻时光,光合作用,那时那地,指纹,记忆里怎么会有这么多文艺的地名。

那些空茫、迷乱、热烈、肆无忌惮的记忆,真的是我的吗。

失落的世界也懒得去找,还是说这暑假我也应该学着M去烟雾缭绕的雍和宫许上一愿。

就这样走在路上,街头艺人打出的鼓点,和行为艺术者的人体雕塑等等风景,逐渐进入了我的大脑。

继续吧,迷糊着快乐,微微笑,不疾不徐,在这个世界流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