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海,在中国大陆最南端的雷州半岛。


那海说不上最美,却曾有我最美的梦想与哀愁。


少年时,出海是生计,是烈日海风里的艰苦劳作。


清晨一声海螺号,人们提着风灯出海。


海沙温柔,安抚着赤裸的脚心。


波涛相迎,海风猎猎,沙鸥不甚怕人。


清晨一碗番薯粥,支撑着一整天的辛劳。


海浪时而温柔,时而狂暴,变幻莫测。


这片海的脾气,只有朝夕相对的渔民知道。


沙滩漫长,岁月很短。

11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


大网收起,这片海的馈赠尽在眼前。


老船长一口钢牙,要见到渔获后才笑得出来。


每次出海,都是茫茫未知之数。


人们祈祷,人们祝福,人们等待。


除了这片沉默不语的海,永无答案。


劳作,辛勤,衰老,轮回,如这海一般沉默。


命运就像潮涨潮退,最后还是回到这片沙滩上。


曾愿作潮水,涌起波涛,但到最后,原来不过是逐流的细沙。


往事如风,磨蚀年华几许。


累了,然而这片海沉默依旧。


又回到故乡的海,寻找永不存在的答案。


大海不发一语,告诉了我全部的结果。


回到那片海,那里,有我最初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