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到扬州的时候,已是残冬季节,关河早冷落,衰草正连天。

十年一觉扬州梦,十年之后,我第一次去扬州,瘦西湖惆怅得更加瘦了,何园的苍竹凋落又蘖长了几回,老墙上的枯藤纠结成了堆,黄鹤怕是要烟花三月才来了,只有萧索的麻雀萧索在萧索的冬树上。

无聊的时候玩微博,有次有调查问,你最想对十年前的自己提醒一句什么?我想了很久,竟然想不出来答案,如果重来一次,过去的十年的青春年华,会过得很不一样吗?灰蒙蒙的冬日里,我在扬州沧桑的老城,随便找了一家小酒馆坐下,要了一碟扬州炒饭,一口接着一口,慢慢的咀嚼着,模糊却又清晰的十年往事。

2010年1月,小林,扬州。


第一幅


第二幅


第三幅


第四幅


第五幅


第六幅


第七幅


第八幅


第九幅


第十幅


第十一幅


第十二幅


第十三幅


第十四幅


第十五幅


第十六幅


第十七幅


第十八幅


第十九幅


第二十幅


第二十一幅


第二十二幅


第二十三幅


第二十四幅


第二十五幅


第二十六幅


第二十七幅


第二十八幅


第二十九幅


第三十幅


第三十一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