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幅 韶关,丹霞山群峰深处,牛鼻村藏于竹林碧水间,土屋几栋,交通偏远不便,似与世隔绝。


第二幅 每到清明谷雨季节,朱家婆婆会带着孩子们去田间,寻觅采摘春天的艾草,制作客家人爱吃的艾糍。


第三幅 牛鼻村很小,没有学校。
何颖慧今年念小学三年级,父母都在外地打工,过年才回来。
她每天骑车去五公里外的邻村上学,放学后要帮外婆做饭炒菜。


第四幅 朱美玲也在邻村上学,每天放学后要带同父异母的妹妹,经常挨骂。
她是村里的漂亮女孩。

hoowoo

第五幅 清香鲜嫩的艾草,洗净剁碎后加入米粉,艾糍的制作成本低廉,但工序繁琐。


第六幅 客家的女孩,从小就会帮忙做艾糍,艾糍可以用甜馅,也可以用咸馅,孩子们都喜欢吃甜的。


第七幅 外婆在拌粉,女孩们在厨房打打闹闹,互相涂抹米粉。


第八幅 孩子们没有烦恼,做艾糍是一段欢乐时光。

她们自豪地说,我外婆做的艾糍是全世界最好吃的!


第九幅 何颖慧很心急,老是掀锅盖。
外婆训她说,着什么急,时间到了就熟了。


第十幅 艾糍的形状简单,但要包出一只完美的艾糍不易。
外婆总忍不住唠唠叨叨地纠正一下。


第十一幅 寂静荒僻的山村劳作生活里,做艾糍通常是在逢年过节,也是一家人围坐在一起的难得休闲时光。


第十二幅 艾糍每次都会做很多,分给邻居,或者给出门的家人带上一大袋。
光滑平整饱满的,都是外婆的手艺,凹凸不平的那些,是孩子们的试验品。


第十三幅 艾糍是中国南方乡村一种很普遍的点心,各地馅料配方不尽相同,但制作工艺是相似的。

我的家乡小时候也常做这个,拍照时有些技痒,于是包了几个形状独特的,虽然手艺拙劣,形状难看,但也引起了孩子们的惊呼雀跃,她们纷纷提出各种动物要求我来做。

我对艺术的理解,是要为平淡生活增添些新意和创造,就够了,其实水平高下不重要。希望下次她们做艾糍的时候,能做出更漂亮和有创意的造型。


第十四幅 漫长的等待,终于快蒸好了。孩子们都很期待吃到,自己做的那些形状奇怪的艾糍。

婆婆说,快去洗手,叫阿公来吃艾糍。 于是孩子们飞快地跑出去,大叫阿公阿公,快来快来!


第十五幅 家乡的食物,从小训练着我们的胃。

虽然味道平淡,甚至说不上美味,却让人终生牵挂。

因为这是家的味道,也是最刻骨铭心的乡愁。


第十六幅 乡下的女孩,长大以后,有些会走出去,成为挎包穿高跟鞋的城里人。
另外的大多数,会嫁到别处,生养孩子,也会年复一年的做艾糍拜神过节。
但这小时外婆的艾糍的味道,和这村外云雾缭绕的丹霞群峰,终将成为永远的眷恋和回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