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遇到不顺心,总想回到家乡的那片海看看。

海边打鱼的人们,基本都认得,大多数叫不出名字,或许和我大多有或近或远的亲戚关系,不少老人家,已经是我爷爷辈的人物了,依旧要在烈日海风里,辛苦劳作。

家乡的海,说不上什么风景,家乡的人,也不会开导我什么。

我只是沉默的看着那海,那里什么都有,那里什么也没有。

——海边,有时带着相机,小林作品。


转自:数码人生    ink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