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乡是南海边一个历史悠久的小镇,海产丰富,人们饭桌上最多的就是那些来自大海馈赠的海鲜。

  提起海鲜,许多人会想到高昂的价格,其实在一个普通的海边小镇,海产的价格并不昂贵,许多常见的鱼虾和青菜猪肉价格差不多,除了一些很少见的品种。

  小镇的市场里有一条短短的鱼街,每当下午三四点的时候,从海边赶回来的鱼贩子们和买鱼的人们就会挤满这条小小的拥挤杂乱的街道。

  在老家过年的时候,天天去市场上买菜,最喜欢逛的就是鱼街,看看今天有些什么海里的生灵路过我们家乡的海,被不幸的捕获了,经常因为季节性鱼类的迁徙,某些时候会有大量的同种鱼类上市,价格会非常便宜,于是鱼街呈现出变幻无常的趣味,每天都会有一些新的变化和惊喜。

  在鱼街,逛累了,有时会坐坐,和鱼贩子们聊聊天,讨论一下行情和生意经,不知不觉和他们混的很熟,他们在这里工作和奋斗,满是鱼腥和污水的小小一段鱼街,就是他们的事业场。每天的吆喝、议价、讨论、争吵、成交,就是他们的工作内容,每天的时光就这样忙碌地逝去了。

  家乡的海鲜虽然不贵,但家乡的人们吃海鲜的却非常挑剔,特别是对海鲜的新鲜程度,如果海鲜使用冰块冰冻过几个小时,口感就会大为逊色,价格也会下跌一半。对新鲜程度的要求也使得鱼贩们异常忙碌,他们大都使用摩托车作为交通工具,每天到海边等待出海归来的渔船和即将收拢的大网,然后看货、议价、谈判,成交之后匆忙的把新收购的鱼虾蟹贝装在扁圆的竹框里,这种竹框是特别设计过的,口宽底浅,通风透气,可以有效防止海鲜的腐败。

  一阵海边忙碌之后,鱼贩子们开着摩托车,海边飞驰直到市场,然后开买,这样才能满足挑剔的顾客的要求,买到较好的价钱。

  从事鱼贩这一行工作的大多数是中老年的男性,不需要太多的本钱,海鲜这种货物本来就是每天进货每天清货的,但是需要对海产具有相当丰富的经验,同时也要善于经商的种种技巧。他们在我们的家乡社会地位和收入不算太高也不算太低的一群,他们也会为一些小利而高兴,也会为一些损失而懊恼,也会有时骗骗顾客以次充好,也会合伙一起哄抬鱼价,也会仗义执言打击对手。

  我在和他们聊天的时候,常常会想,如果不是由于一些机缘离开了故乡,也许我也会是他们之中的一员罢。所有的职业不过是谋生的手段,所有的生命不过是一场过客,就像海鲜,种类繁多但是滋味相似。

  他们虽然大多口才很好,每天花费大量的时间在叫卖和谈判上,但其实却属于沉默的那一群,就像千千万万被遗忘的大多数人,他们只有在缴税的时候才会被税务所偶然想起。他们每天的工作充满戏剧性但又单调乏味,他们常常奔走在海滩、乡间和市场,但不会像海边的一个游客感叹景色的美丽,对于海边的美丽阳光能避则避,不会对日光浴有什么兴趣。

  他们生活不算很好,但也不差,虽然平凡却很乐观地活着,有些人我已经认识了许多年,从我小时候就在这条鱼街上从事卖鱼生意,许多年过去了,他们还在这里,连鱼街的位置和长度也未曾变改。

  或许这就是他们的事业罢,他们在花一生的时间在做好它,他们的眼神常常会告诉我,对于人生,应该像对待美味而易于腐败的海鲜,我们唯一能做的是赶紧烹调。

转自:数码人生   ink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