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往日的照片早已泛黄

橱柜里的粉红色的婚纱已经被岁月磨成白色

我也已苍老

不再有袅娜的身躯,甜美的声音

再也唱不出当年流行的情歌

虽然这样,我无悔

依然爱牵着你的手

坐在摇椅上,含情脉脉

读我们的回忆!

 

      在一个晴朗的天气里,有一对七十余岁的老夫妇走进了律师事物所里面。很显然,他们到这里来是为了办理离婚手续。在跟他们寒暄了几句后,这两位的‘戏剧性’经历让负责办理事务的律师们很是茫然、举手无措。

     这两位在婚后的四十年里面一直争吵不停,两人之间好象一切都是那么不和谐、不自然。

     由于担心离婚后也许会对孩子们有不利影响,两个人就继续呆在一起,继续凑合着。事到如今,孩子们都已长大成年,与自己分家独过,这样对老两口来说已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经历了这么多年不快的婚姻生活,两人现在都只是想要分手离开,寻找自己的生活。

     一纸离书让律师倒犯起难来。眼前两个人都70岁上下有着40多年的婚姻史,自己弄不明白为什么这两人还要争着离婚呢?

     当他们忙碌着签定离婚书时,老太太告诉老头子说:“我啊,心里还有着你,只是受不了跟你一起生活下去了,我也没有招啊。”

     老头子接话说:“诶啊,没啥,我也明白。”眼见着这老两口说着话,律师提议仨人一起去吃顿便饭。老太太想了想,‘买卖不成仁义在’,自己干吗不去呢?

     大家围坐一起吃的时候呢,桌面上到是多了那么点尴尬味道。

     第一道菜是烤鸡,菜刚上桌,马上老头一边夹了个鸡腿给老太太一边嘴里说着“来,平常你最爱吃这个。”

     律师眼看着老头一举一动,心想这老两口可能还有复合的可能。哪知道一旁老太太不干了,眼眉挑了起来。

     嘴里头念叨“你看你,我最烦你这样,你总是想干啥干啥,从来不问别人,你不知道我不爱吃这玩意么?”

     老太太哪里知道,这么多年走过来,老头一直花心思想让老伴心里头暖和,也不知道其实老头嘴最喜欢的就是这鸡腿。

     老头那里知道一直以来老太太看不上自己所做的事,也不知道自己最爱吃的东西夹给老伴后反倒会让她不高兴。

     那天晚上这俩人都觉得心里不塌实,在床上翻来复去。许久过后,老头心里痒痒,他明白自己心里还是惦记着老伴,自己这辈子没她不行,他得跟老伴重归于好,他得让老太太知道自己‘老头疼她’的想法。

     老头拿起了话筒,开始拨老伴的号码,电话那边一直在响,老头也一直在拨号。

     另一边呢,老太太心里也不好受,她也想不明白这么多年过去了,老头杂还不明白自己的心思呢。她心里也疼老伴,但是她就是跟老头过不下去了。电话零声响个不停,她知道是老头打过来地,可是就没去接听,因为不知道拿起来时候跟老头说些啥好呢。“都过去了,我本来就想这么办的,现在我就该一直这么做下去,不然太丢老脸了。”

     老太太这样固执着却忘了老头心脏不太好。

     第二天时候,老太太听到信了,老头昨天夜里过世了。她急冲冲赶了过去,看到老头临走时趟在沙发上,手里还握着电话。一定是在给她拨电话号码的时候,老头心脏病犯了。

     老太太内心十分悲伤。她得为老头收拾身后事。当她打开老头的抽屉时,她看到了老头留下的保险单,那是在他们结婚时签的,受益人是她。而且在保险单中夹着一张便条。

     “留给我最最亲爱的老伴,当你读到这张字条的时候,我相信我已不在人世了。我给你买了这份保险,虽然只有十万元钱,我希望它能帮我完成当初我娶你的时候许下的承诺。我也许不在了,我希望能够用这些钱照顾你,就如同我还活着那般照顾你。我想让你知道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我爱着你……”

     当老太太读到这的时候,忍不住,泪水绝堤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