置身于湖南省新化县奉家山系紫鹊界,你不能不被它的苍茫它的朴素所打动。八万多亩梯田,美丽绝伦的原野,粗犷的基调,沉厚的民俗,一望无际哟,坦荡大气的造型,俨然梯田王国。无怪乎它新近入选为湖南省申报世界遗产预备名录。
紫鹊界是一本苍茫的历史典籍。一页页记载着这里的先民沉甸甸的生活沧桑,记载着他们通俗的悲喜和淳朴的传奇。触摸土地,似乎有一种体温抵达掌心,那是先民们剽悍的胸膛、精魂、气息、脉动。有风掠过,梯田上空弥散一种亲近的气息。

紫鹊界梯田成型已有2000多年历史,想当年,那些避秦的遗民,逃亡到这逶迤的群山中,狩猎、开荒,他们的汗水他们的血肉他们的智慧融入了紫鹊界的苍茫,先民辉煌的杰作,是一种凝固的本土舞蹈。

至今那瑶人岭上的瑶人石屋,依稀残留有杀伐的痕迹,依稀迸发着原始的疼痛,一种无可奈何的疼痛,犹如一首读不懂的民谣。多少先民的开山拓界,多少先民的鲜血汗水,才换来了紫鹊界梯田今日的宏大规模和奇特景观。紫鹊界是苗、瑶、侗、汉多民族历代先民的劳动结晶,是山地狩猎文化与稻作文化融合的历史遗存。它是古梅山地域突出的标志性的原始文化景观。

正龙村明清时的木楼群,依山而筑,古拙典雅。我到那幢已有200多年历史的木楼看了看,它古色古香,浓缩着的是古代匠人的智慧和历史的风尘。同行的女记者虽然走瘸了腿,走在正龙村的诗意石板路上依然一步一回首,仔细打量着这里每一幢老木屋的美丽精巧。

都市人千里仆仆而来,就是他们丢掉了许多原始的东西。紫鹊界的魅力在于它的原始。

紫鹊界是一幅苍茫的自然画卷。密密农田,层层叠叠,依山就势,有的弯如月,有的圆如镜,有的细如带,有的精巧玲珑,有的婀娜生姿,步移景变,自然清新,美丽绝伦。偶尔点缀的木屋,如锦上添花,古朴灵动。这些梯田,有的地方垂直方向连达500多级,规模之大,形态之美,堪称世界之最。

踩上去,窄窄的田埂是湿润的,颤悠悠的,踩钢丝一般的感觉,但就是颤而不垮。看那岩隙水,汩汩而出,入田间小渠,自流灌溉,浑然天成。这些真是奇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