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以来,感觉自己停不下来了。

作为男人,总是把很多的东西压在自己的身上,于是疲于奔命,也在疲于有限的快乐。把生命当做比赛的时候,人总是急于奔跑吧!数字和速度是不是人生的评 价?是你拥有的越多,你越快乐,还是你拥有的越少,你越轻松?总是因过去而悔恨,为未来而渴望,快速的解决现在。可是,等待未来,等来的是现在,于是在 “期待未来解决现在,解决现在期待未来”里轮回。

想起那首诗,《游园不值》,“应怜屐齿印苍苔, 小扣柴扉久不开。 春色满园关不住, 一枝红杏出墙来。”最终的结果算是乘兴而来败兴而归呢,还是美景怡心呢?这个值与不值怕是需要思量了。

又想起一个禅宗的公案,法师赏月夜游,兴起,访故友,正巧那人送几位朋友出门,然后回屋推开窗户举头望月,法师在幽处望到这幕“推窗赏月”,心领神会,也抬头欣赏了一下满月云行,没打招呼就离开了。

至于冬雪夜,携酒访友友不在,梅前畅饮观雪落,友已拜过,酒已喝过,不一样是快乐的现在?目的和过程,结果和预期,快速与释然,哪个是应该的我们?

一 生的旅途是很短暂的,往往在左顾右盼的流连之间,就已到了终点,往事如烟,也许如书中所说“人心是不待风吹而自落的花”。水自源头出,最终入大海。出生那 一刻算起,“你是来生的,还是来死的?”这个问题其实一直诘问着你。至于到了生命终了,这个问题的答案才是唯一,在你一生的每一个刹那,这个问题永远的萦绕耳边。

我们慢不下来了,于是我们进不了园子的时候觉得不值,哪怕一枝红杏出墙来,满目春光;于是我们一定要去见那个朋友,高谈阔论一番,哪怕月白风清,云行花落;于是我们一定会带着酒回来,一路咒骂天气埋怨朋友,漫天瑞雪不知,一支梅花不见。

于是我们驱赶着生命,快的自己的灵魂都追不上。我们计划未来的每一步,环环相扣,严丝合缝。评价量化,准确无误,因为有太多的参照物,优劣宛然。一个眼睛看着过去,一个眼睛盯着未来,灵魂落在后面,周遭的一切都在为快速到来的未来做准备,这个姿势难看,这个活法可笑,这个人生快的让我们忘记快乐!人生只有一 个目的地,就是死亡,凭空增加的那些目的,让我们如水的生活变得干涸。

生命不是赛跑,因为你跟任何的一个人不同,不同时起跑,不同时到终点,不同时在一条赛道上,当你欣喜若狂的超越一个人,忽而就发现不远的前方还有比你跑的快的人。做那条河流吧,快与慢,叮咚与呜咽,盘旋与流动,四季与晨暮,冰冻与蒸腾,污染与自洁,落花与游鱼,晴好与雨雪,包容与悬浮,这是唯一的历程,永远 不会有一样的你。

人生该是如此吧,吃的时候就是在吃,睡的时候就是在睡,快乐的时候就是在快乐。不用那么急的去死亡,这一刻你活着就好,这一刻的你扼杀你自己,那你都不用等待死亡的来临,因为每一刹那问询“你是来生的还是来死的?”你都选择了死。

法然上人在一次开示中,或问:“念佛的时候容易瞌睡,感觉自己修行之心并不坚定,如何才能消除此障呢?”上人笑笑答道:“请在醒着的时候念佛。”请在你灵魂在的时候,在你看着当下的时候,看着你自己的时候生活。慢慢的生活,因为这个是你的生活。

“请在你慢下来的时候生活,慢下来的时候活着。”

左岸读后感:“彩虹之爱”写的散文也是相当地美!慢生活,是一种生活态度,是一种健康的心态,是一种积极的奋斗,是对人生的高度自信。“慢生活”不是支持懒惰,放慢速度不是拖延时间,而是让人们在生活中找到平衡。‘慢’是‘快’的基础,只有习惯‘慢生活’ 才能够快速准确找到定位 而不会迷失自己,要慢下来(Slow),是因为“快”让人错失了很多美好的事物。慢,不只是耐力或速度,还是深思和熟虑,还有温柔而充满爱意的关照。我们都可以慢慢地吃饭,慢慢地阅读写作,慢慢地谈场恋爱……这不是很惬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