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生来也如同四蹄动物,奔跑便是本能。但进化史同时也是残忍的退化史,当工具的功能空前发展并无限肆虐,人类的肌肉和骨骼也就不断降低弹性,似乎有些精韧之物在被抽离、粉化,发出刺耳之声飘散并侵蚀着臭氧层。对于体能,现在是“人”以来最末端状态了。视域通联因网络无比迅速和宽广,体能范围却越发短狭。一个山坡的急行足以折磨大多数人的心肺,而荒原狼一次觅食就要奔跑数十甚至上百公里。让奔跑唤醒一点野性,让冷风呼唤牙齿,让脚和地面的接触迅速而热烈。如若可以,我愿被跑步所控,奔跑不停,穿越百年!

跑步与其说是一种锻炼,不如说一种习惯,就好比每天一小时的午休一样;或者一种消遣,脑力劳动之外的调节;甚至一种修炼,儒家的修身养性,禅宗的渐修之道。我想世界大致分为两类人,一种是喜欢跑步的,另外一种是讨厌跑步的,讨厌跑步的人永远会认为跑步是一件既辛苦又枯燥的运动,而他们殊不知跑步者正从跑步中收获健康、坚强以及内心的愉悦。

跑步这项运动人人都可以参与,而它的低技术门槛不代表它可以不遵循科学的训练,相反要获得更好的成绩严格对训练进行掌控极其重要,这是我们能够体验跑步快乐的根本。从跑步之前科学化的训练到跑中参赛的进阶,以及全程的饮食调配再到后来的跑后恢复方案,无不需要一个科学的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