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我和朋友乘车从景洪向着被称为西双版纳的一颗“绿宝石”,位于勐罕的橄榄坝走去。刚离开景洪大桥,头上的乌云就在我的心上翻滚,真担心今天的旅游会被雨水搅黄。朋友看出了我的顾虑,笑嘻嘻地说:“别担心,版纳的雨季天空千变万化”。果不其然,一会太阳露出了笑脸,朵朵白云在蓝天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耀眼;时而乌云压顶,黄豆大的雨点打在车窗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忽然,朋友惊喜地指着天边说:“彩虹!彩虹!”。那还是我儿时才看见过的雨后天晴时的自然奇观,一道赤橙黄绿青兰紫的七色彩虹挂在我的眼前。没想到短短的几十分钟,就经历了从乌云弥布到阳光灿烂再到暴雨敲窗又见七色彩虹,据说这就是西双版纳的雨季特色。

在车上,朋友对我说:“谁要是没有到过橄榄坝,就等于没有看到真正的西双版纳,就象你们重庆人说的,没到解放碑就没有看见真正的重庆城一样”。当我们的汽车沿着澜沧江边的公路来到这片密密地覆盖着浓绿的植物层的土地上时,我马上就深深地感觉到,这些话是丝毫也不夸张的。我好像来到了一个天然的巨大的热带花园里。到处都是浓荫匝地,繁花似锦。这里一年四季都鲜花盛开,我又体会到云南十八怪中的一怪“云南没有假花卖”。在棕褐色的沃土上,各种植物好像是在簇拥着、争抢着向上生长。

这里的每一块土地,每一段路程,每一片丛林,都是那样地充满了浓丽的热带风光,都足以构成一幅色彩斑斓的绝妙风景画面。我看见了好几个隐藏在密林深处的美丽精巧的傣族竹楼。每一幢竹楼周围都是一片丰饶富庶的果树园;家家户户的庭前窗后,都生长着枝叶挺拨的椰子树和槟榔树,绿荫盖地的芒果树和荔枝树。在这里,人们用果实累累的香蕉树作篱笆,用清香馥郁的夜来香作围墙。被果实压弯的柚子树用枝叶敲打着竹楼的屋檐;密生在枝丫间的菠萝蜜散发着醉人的浓香。

走进傣族园,这里有我国保存最完好的五个傣族村寨,男女老少都穿着自己的民族服装,向人们展示多彩的幸福的生活。妇女们(老人和儿童)或手拿饰品向每一个游客推荐,或在叫卖自己的水果、小吃,或坐在织布机前编织土布。男人们则拿着巨大的蟒蛇、美丽的孔雀招揽游客留影拍照。我在一幢竹楼前看见一位年青的父亲正在摇晃着吊在竹楼下的摇篮里的儿子睡觉,他的母亲坐在竹椅上剥玉米,他的爱人手拿割胶刀刚从橡胶林回来。朋友说这也是云南十八怪中的一怪:男人在家带娃儿,女人下地干活上街卖菜。

这里有全国最大、条件最好的泼水广场。为了圆傣家人之梦、圆全国各地前来的游客之梦,每天下午都将举办泼水节活动。傣家姑娘与小伙身穿鲜艳的民族服装,首先表演祭水,然后开始泼水。傣家姑娘、小伙与游客尽情地泼撒,水花在空中划出一道道美丽的弧线,阳光透过水花,尽显彩虹之美。当人人的衣裳都湿透,傣族园沸腾了,和着傣家欢快的旋律,笑声与欢呼声响彻傣乡上空,和谐与喜悦之情不知谋杀了游人多少的快门,留下了多少难忘的瞬间。

我十分兴奋地行走在油棕树下、橡胶林旁、香蕉园边,一屡屡阳光透过树叶洒在小路上,光影象蝴蝶在飞舞,我的心也变得年轻。耳边响起傣家人最爱唱的《让我听懂你的语言》“想摘一片绿叶,想写一首小诗,告诉你西双版纳,总有忘归的感觉。哎,西双版纳,水一样的傣家姑娘,让我踏上竹楼的台阶,让我走进你的面前。”

“西双版纳,总有忘归的感觉”,那是因为西双版纳有了美丽的橄榄坝,才更让我产生了“忘归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