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寨依山,侗寨傍水。西江苗寨是从去年十一开始收费的,现在的门票价是在100元定价上打六折,学生二折。寨里居民说,去年政府为了着力打造这一旅游点,白天黑夜地改造,把寨内小路全部翻成卵石路,横贯溪边的大路改成商业街,为鼓励苗民经商,每个商铺不但不收税,每月还补贴300元。所以在这条山脚下溪水边的商业街上,店铺栉比,货物杂陈,一派繁华气象。

夕阳里,登上寨子对面的观景台,满满两个山坡的苗寨气势壮观,吊脚楼层层叠叠,密密麻麻,一方方黑黝黝的屋面从山头一直延展到山脚,在远天青山映衬下,好似一幅水墨画,透着和谐与安宁,仿佛一滴墨水洒缀在此。而晨雾中的苗寨又显出别样的风情,那时太阳还在坡后,一缕缕袅袅的炊烟在浓墨中缓缓升腾,到了上空被山谷晨风一吹继而飘散,那是何等的悠闲。不知道踏上商业运作之路后的苗寨其悠闲能保留到几时。西江千户苗寨说是有一千三百多户,是中国最大的苗寨,且保存完好生活至今,代代繁衍竟至如此规模,可见此处风水之好,至于祖上蚩尤同黄帝征战败退以致避战祸于深山之中,这是一路上所有苗寨所共同描述的故事。

我相信。苗寨的吊脚楼当然是全木结构,先用大木搭框架,为了防潮柱子下都垫着石块,有的为了顺着山势在坡上建楼,石块就垒成了一堵墙,或者索性悬空撑起来。搭好架子再从上往下做屋面,一般用青灰的小瓦,也有条件差的索性用松树皮钉在上面当屋面,然后用木板做楼板,四壁。底层简单的围一下,养牲畜放杂物。新修的房子虽然也上了油,但还透着原木的黄色,经过风吹日晒后,慢慢就成了灰黑色。走进寨子,印象最深的是那纵横交错四通八达的卵石路,其宽度是一头小牛走过,你没处让路的那种,三步一折,十步一转,条条分叉,上下盘旋,跟着一个挑担的苗民走,一个转角,已经不见人影,眼前是五条石板路让你不知所寻,于是索性它随意地延伸,我就随意的转悠。

迷宫一样的寨子,家家不同,户户相似,不分朝向,挨挨挤挤,一家的廊檐伸入另一家的楼道,几乎没有一家落锁闭户的,虽然生活环境如此局促,但真诚相对就是坦然。而掩藏猥琐的结果是小家子气。寨子里,有几处大水池,是防火用的。西江的苗族称为花苗,妇女的盘发上都佩有一朵花。行走在寨子里,时有苗歌飞出,高亢嘹亮,而一群女孩唱起来那声音可以把整个山谷填满,绝对是声动云天了。苗王鱼的做法就像上海的葱烤鲫鱼,它用鲤鱼做,味道鲜美。

入夜的西江亮起璀璨的灯火,所有的吊脚楼都缀上了彩灯,看去满山坡点点灯影如浩渺夜空的繁星,飘渺虚幻中似乎连到了天际。可是来到此处的人们,怎会惊喜于这样熟悉的霓虹,徒增惊异罢了。还是把灯灭了,能够在沉静中酣睡的西江才是真正的西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