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并不是丽江最好的时节,但要凑大家时间,只好体验了一下雨中丽江。为了省钱,没飞到丽江,而是飞到昆明再坐火车到丽江,不但路费省了1000多,还省了两天住宿。当然比较艰苦。火车条件可以用恶劣来形容,而昆明机场就在我买完票后搬家了,比原来远了好几倍。这趟旅行从一开始就预示着不妙的兆头。我们一行六人分三批到达昆明,在火车站集合后,去金马碧鸡坊转转,在那里吃了米线,实在没什么地方好去,又溜达回火车站,等着开车。火车是双层卧铺,有点像软卧,可惜我们在网上买票随机出票,给的是车厢头上三层床的隔间。经过一夜颠簸,在天刚刚发亮时到了丽江。下过雨的丽江清晨空气清新又寒冷,事先从网上团购了第一天的锦绣丽江花园客栈,也打电话说好派车来接,可早上给客栈打电话怎么也打不通,好不容易那边接电话了,整个好梦被打扰的感觉,说忘了,让我们自己找车过去。我们在停车场找了个面包车,每人10元只送到大水车,我们拖着一堆行李太不方便了,又打电话找客栈,对方说让我们等半小时,她给我们联系车。车总算等来了,开到山脚下就被拦住了,不让上山,司机联系客栈叽叽呱呱说了半天,又等,等了差不多半小时不见动静,我再给客栈打电话,终于得到结论:我们只能自己爬上山,和司机结了账,等客栈姑娘来给我们带路,姑娘说现在白天不让车上山,晚上可以,早知这样干嘛耽误我们那么长时间呢?

 

客栈在狮子山半山腰,山本来不高,只是我们没休息好,又刚到高原,很不适应,走几步就喘不上气来。客栈是当地一民宅,出租给一个福建小伙经营,房子挺不错,两进小院打扮得很漂亮,花木茂盛,果实累累,一层二层都有相通的走廊。房间内就稍逊一筹,一是光线暗,二是潮气重,三是卫生差。但总的来说还是很不错的。中午出门第一次领略了丽江的古韵与新潮,建筑及街道包括树木都很有年代的印迹,但老屋里的东西都是新鲜时尚的,经营者是来自经济发达地区的精明人,客也是来自四面八方的潮人。打车到花马街吃饭,看招牌和介绍是一家有来历的纳西族风味餐厅,味道还行但也没留下太多记忆。下午逛了那些没太多特色的“特色小店”,卖的东西都大同小异,没看到什么心仪的。唯一让我觉得新奇的是鼓店,店里摆着各式的手鼓,店主或一个人或和几个伙伴一起自得其乐地打着鼓,享受着自己的节奏,与店外的嘈杂形成鲜明对比。随便吃了些小吃,鲜花饼随处可见,就是酥皮点心,挺好吃,3-4元一个,加密封包装成盒的贵些,各家价格差很多。有一种煎豆腐也不错,再就是麻辣花生香脆可口。吃饱了想去木府看看,可惜走错了路,到了万古楼,一看门票80吓回来了,想想以后还有几天时间,再找机会吧。从此处俯瞰古城,只见一片青瓦,交错纵横,缺乏色彩与整体感。

丽江的酒吧太有名了,无论如何也不能错过。晚上的丽江是疯狂的,白天安静的酒吧此时灯红酒绿,纷乱热闹,民族的流行的各种风格的歌声混在一起,唱响一条街,舞台上一团团艳丽的衣服闪耀着旋转着,有演唱者领着客人跳到街上的,也有表演用鼻子喝酒的,你可以同时看到三四种表演并听着十多个声音,一间间酒吧仿佛融合成一个大酒吧,人们在此发泄着,或看别人发泄着,其实谁也不在乎演唱的是什么,也无所谓喝的是什么。说实话,表演水平不是一般的一般。各酒吧都派人在门外拉客,酒价也比白天涨了一两倍,我们找了一家相对安静的酒吧(其实从其它酒吧传过来的声音也足够让你听不见对面人说什么),在昏暗的灯光下费力地看着酒单,好不容易选了一瓶红酒,服务员说没有,并且酒单上价钱过得去的酒统统没有。我们离开了,怀着窃喜。本来就不喜欢酒的我,对于酒吧文化更是难以接受。看到没下雨,就买票准备第二天去泸沽湖,本来还想看看有没有更合适的客栈,以便回来时住,但孩子们都觉得锦绣丽江挺好,就和店家预定了后几天的房间。在这里要说一下,客栈给了我们很大优惠,团购本来是大床或双床房,但当时就剩一间大床房了,客栈又给我们安排了一间套房和一间景观房,标准提高了不少,在我订后两天房时也遇到了同样情况,也是以团购价给我们升级了。

丽江游客之多出乎我们预料,本想来个到此一游的照片,发现到处是人,你无法不和陌生人合影,早上6点多想在大水车前照个相的愿望也没能实现,那里已经聚集了10多个人了。从泸沽湖回来我们按客栈老板的推荐去北门坡吃大理土鸡,走了好远,才看到路边低矮黝黑的几家店,同样的矮桌小板凳,同样的拥挤,只是店名不同,“正宗大理永平黄焖鸡”,“大理永平正宗黄焖鸡”,“永平正宗大理黄焖鸡”。我们选了中间的那家,一边等位,一边选好了鸡让店家去做,28元一斤。鸡和土豆辣椒一起炒,满满一大盘,味道不错,几乎每桌都有这道菜,其它菜就很少选择,没有肉,只有几样素菜。墙面、地面、厨房都黑乎乎的,几个白炽灯泡吊在半空,投下昏暗的光线。若是对就餐环境有要求的,肯定无法在此享受,。

休整一晚我们再次出发做了个香格里拉二日游,疲惫地回到丽江客栈休息。 晚上下起了雨,一夜无话。第二天雨还在下。大家各自找地方游览,我因为不舒服在屋里休息。下午大家逐个回来,雨终于停了。晚上本想吃必胜客,没想到丽江必胜客也要排队,只好去了肯德基。吃过饭取了行李,在北门找到老板给联系的司机,前往火车站结束丽江行。身后的丽江古城依然灯火通明,人声鼎沸,充满了来丽江放松的人,眼前的丽江新城在黑暗中安静地睡去,这里是真正放松的丽江人。丽江是多少人梦想的终点,多少人说过不想回家,又有多少人真的留下不走了,正像那些客栈老板和店铺主人。但在我看来,梦中的丽江是按现代人的审美改造了的丽江,若真的还原丽江的面貌,还有多少人能够忍受原来的纳西人那样的生活,纳西人自己恐怕都不愿回到过去了。古城不过是个空壳,所谓被迷倒也多是附庸风雅,叶公好龙,包括我自己,如果没有那些现代设施,不会住进客栈。我还是属于北京的水泥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