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位于湖南省西部,是一座建在山谷斜坡上,苗族、土家族、汉族杂居的小城。错落有致的房屋沿着山势铺开直到河边停下,沿江连绵不断的吊角楼坐落在流动的江水之上,那支撑在江面好像从水面拔起的长长木脚伶仃地站立着,不仅装饰了壮丽的河景,也撑起了山里人的梦。清澈的江水从城中穿过,遍布江中的水草随着水流动轻轻摇摆着,河里三三两两的船只载着观光的游人和苗家妹子的歌声一起在江上飘荡,江边浣衣的女子以及青山、木楼的倒影一起印在江中,展现了江南水乡永不褪色的画卷。

 

 

行走在狭长幽深的小巷,随处可见裹着头帕、带着银饰、身着蜡染衣服的苗族妇女和那些百年沧桑依然伫立着的民居老宅。苗族妇女那深色的土布衣服袖口、裤脚、配着彩边,腰间配着美丽的绣花围裙和手织花腰带,构成了这个民族独特的装束。她们居住的吊角楼一般为两层,楼上楼下铺楼板,楼上开窗户;窗棂刻有双凤朝阳、喜鹊噪梅、狮子滚球以及牡丹、茶花等图案;与她们的服饰一样古朴雅秀,体现着这个民族爱美的情操和深厚悠久的历史文化。

 

沈从文先生的故居位于古城中营街,是一座四合院的平房建筑,小巧别致的镂花门窗,古色古香的瓦木结构,充满了浓郁的湘西明清特色。院内有用石板铺成的天井,有一座盛满雨水的被称为太平缸的大缸。室内陈设简陋,书房醒目的只有一张大点的书桌,书桌上摆放着笔墨,墙上挂着沈老先生与夫人的合影。据说沈老的《边城》就是在这张桌子上写成的。这个有着苗族血统的汉子,一生“以清丽的眼,对一切人生景物凝眸……”透过现象感受到“人类思索边际以外”的生命阳光,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文化遗产。

走上南华山,两边林荫夹道,苍翠蔽日,尘不飞,草不动,山泉无语;城市的喧嚣,人生的悲喜都被搁置在另一边,让你感觉到了世外桃源。自然与人文的完美为凤凰打造了一方圣地,古朴的风格历史的遗迹增添了她的神秘。你可以细细探询始建于嘉靖三十三年的苗疆边城,你可以走一走“南长城”“黄丝桥古城”,还有那离城不远集山、河、峡谷、险滩、绝壁、飞瀑、丛林、田园、村落于一体千姿百态的“奇梁洞”。

凤凰的美不只是灵山秀水,民俗风情,而是这片土地上悠然而居的淳朴民风和积淀千载浓郁芬芳的文化底蕴。那萦绕山腰空灵飘渺的迷雾暮霭,那江畔错落有致的吊脚楼群,那如天梯一般延伸到山顶的窄窄石阶,那带着凉意迎风起舞的竹林,无处不美,更美更值得关注的却是沈老笔下《边城》无尽的文化氛围和历史留下来的深重思考。

回到一二百年前,这个只有三五千人的小镇,实际是湘、鄂、川、黔边区政治、军事、经济、文化的枢纽。如果没有民族之争就不会有这兵营驻地,也就没有如今的凤凰。她几百年的历史其实是民族之争史,是与苗汉两族的恩恩怨怨相关的。曾经的烽烟血腥依稀还飘在山涧的雨雾里。

潇湘多雨。烟雨中的凤凰云缠雾绕、如诗如画,让人仿佛处在梦醒的边缘心也湿漉漉的。大雨滂沱时,哗哗的雨水像断线的珠子,大珠小珠落玉盘一般从屋檐滚滚而下落到青石板上,再顺着青石板或石板的空隙源源不断地流走。千年的青石板就这样历经尘世无数的风雨打磨洗涤,光滑得如同镜子一般照得见人影。小雨淅沥时,远处青翠欲滴的山林在薄雾中闪现,山水相依,亦真亦幻,梦一样美。雨过天晴,整个古城水洗一般透彻清新,处处散发着令人沉醉的温润和淡淡的幽远。

 

难怪那三五成群的学生在小巷里、虹桥上、沱江边支着画夹,涂着水墨。那些背着大包小包扛着三脚架的摄影者,在不同的地方选择不同的角度。说真的,这芙蓉国里的小城的确是清幽宁静安逸古朴游离于尘世之外的。但随着越来越多的新式建筑穿插在古巷,那不多的吊角楼也开始摇摇欲坠。你不得不思考,在未来的岁月,我们古色古香清幽宁静的凤凰会不会成为一幅永不回来的画?

 作者:雅昌艺术网 昨日咖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