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所事事失眠的人,只能用怀念来于世苟且。

起先只是想剪短发,才手贱去翻以前的博客和照片。回忆就这么一发不可收拾,思绪像是腿长的昆虫,从西蹦到东,你只是贪玩的孩子,试图抓住它,一切却只是疲劳的欲图想要。

很想找到八年前快要独自离开家乡时自己留下的文字和照片,而十四岁的我太过弱小苍白,一切零碎无可捕捉。

都说人七年更换所有细胞成为另一个人,倘若物质名利金钱不可作为衡量标准的话,八年之前的我,和八年之后现在的我,能否沟通呢?

最早开始写博客在零六年初夏,因为各种原因休学,从北京返回家乡休养。抑郁、自闭、暴怒、失眠、沉默。像一个幽灵一样昼夜颠倒,凌晨蹑手蹑脚的坐在我妈租来的房子客厅里看电视,白天则昏睡不起。

2006年8月2日,我的日记:“用一天时间喝掉十瓶酸奶。用两个小时坐在床上面对着衣橱发呆。用一分钟擦干眼泪。用最快速度打开空调打开电脑。

冰箱里的双味冰淇淋,包包里的阳伞以及零散的钞票,双人大床上纠结的被子抱枕还有玩偶,电脑里不停删除又更新的歌曲,化妆盒里养眼的指甲油,浴室里玉兰油沐浴乳的味道,枕头上耳朵留下的殷红血迹,暴饮暴食又或者几天不食导致的疼痛,游泳馆里的肌肉男教练和小朋友的红色游泳帽,深度幻觉和失眠或者日光刺痛了双眼,穿苔藓绿裙子或者流汗,拒绝和陌生人说话,我指的陌生,你能明白吗?”

终于我褪去的记忆开始零星的复苏,在这个短暂的回忆碎片中,才恍然大悟。我整个成长过程,都像是一株身处阴暗中的植物,以残酷和破碎为养分,觊觎着远处的光明,并且用尽一切力气试图靠近它。这些我少女时代的文字,是我不愿复读的。

没有人愿意一遍遍去回温自己的痛苦和软弱,那些不堪和落魄不具有任何美感,只是让人觉得寒酸。

那个我休学在家的漫长夏天,日夜颠倒、不务正业、只喝酸奶,怪癖极致到甚至不说话。我不知道我的妈妈又是如何忍受我的,到现在我终于明白不要因为一个人的无能而去怪罪她。那一年,我无能自救,她无能救我。

她希望你开心快乐甚或是美丽,不以世俗成功多少来衡量,只是希望你安顺平稳。作为一个母亲最大程度的忍耐,和最多限量的帮助。看着我四处旅行,多年漂泊在外,从不倾诉现下苦楚,从不示弱,甚至从不求饶。

我以为我一半青春的叛逆终于可以拉下帷幕,回过头去看来却发现自己只是憋着劲儿等待时机兴风作浪罢了。

她对这个倔强女儿所有美好的祈愿落实到我身上来都会变得空洞,因为那些庸常生活的情节在我完全溃败之前,根本就不是我想要的。当然,在我溃败之后,也谈不上要想或者不想。她希望我开心,可是,或许,我觉得那根本就不是我的目的。

一想到你自己的骨肉,在人生价值上都不能做到小小的一脉相承,生育这件事就开始变得可怕。

想要不受控制的生活,或许就必须忍受孤独和经历寥落。八年前我的选择决定了现在的我,那么此刻的选择又将带我去向何方呢?

果然只有双鱼男能够消化我最为阴暗沮丧的情绪想法,以及我讨厌自己天秤特质最核心的部分就是,我居然每天都有新的事情可以纠结。

永远记住,你不是为了符合任何世俗标签而存在的。反叛和固执,就是我整个青春当中做过最好的事。想要求得理解,无论是在怪癖的行为模式或者创作中都是谄媚的苟合。低声下气博得关注,不如不可一世的独来独往。我在青春中,不为等着谁。

谁他妈的知道八年后的自己会是什么屌样子啊?我只确信,那一年觊觎着光明的姑娘,对八年后的她自己,非常满意。

作者: ❤汪拾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