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说,此生不能嫁你,从此世界变黑白。

我在网络上看到她写这句话,人世如何颠倒寥落,只剩今秋这北方的城一地散落的阳光。到底今生的辗转是前世的机缘,还是心中散不开手的执念。

分手男女到头来总是会对彼此说“无论如何,要记得我啊。”我却不如此觉得,为什么要嘱咐这句话,就像为什么一定要有一句郑重的再见或者保重一样。如果他记得,便不需要你如此声声嘱咐,如果不记得,便也罢了。为什么要那么字斟句酌的说再见,不过是留恋。惜别有何用,既然此去一别,今生都不会再重逢,那么放在心里就好了。

如此下去,今生依然山高水长,容颜仍未苍老,只是心中破碎。

此时此刻,人生如何的境遇,我都不打算对谁讲。沉默是对逆境最大的尊重,我厌烦喋喋不休的抱怨。我对小马开玩笑说,如果哪一天我死于非命,写的传记里一定要有这么一句话说:“这女人死于太过要强。”

我不打算求救,假如撑的过去,我要留到以后给你一句,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如果撑不过去,我并不觉得有这样一个假如。把今时今日的挫折,留给以后笑谈。

没有谁想被人浪费。我可能什么都不信,但我至少仍相信自己。

作者:汪拾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