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摩卡之后我又有了怪咖新口味——抹茶拿铁。

我有很长时间不能碰咖啡,因为太敏感,只要喝了咖啡,夜里如何疲惫也一样辗转难眠。就像我有很长时间不再喝酒,只是因为一只败坏的胃,和无法再负荷自己喝醉之后做的事以及说的话。

喜欢摩卡的味道,甜中带苦,那味蕾中多半的苦,就是它的好喝所在,就像你所钟爱的青春。有的人喜欢喝伏特加,不也是为了它的苦么。受不了拿铁十足的奶味和清淡,而配上抹茶的香气,一切又开始有点不同。

所有的酒鬼都在等待在未来一个尽兴的角落里来一场豪醉,就像每一个酗爱的女人都在等待来日有一个人能将她掏空。

如果你觉得一个天秤女温柔,那么你一定跟她不太熟。

在一个来得去得的安全范围里,她根本犯不着让你看见自己纠结拧巴傻二缺的一面。你生你死你挣扎你痛苦,全部与她无关。你越是接近一个人,越是能看到对方的疲惫。

我依然笃定不要去挑衅和试探人性,人性就像一只远观白净、完好的瓷碗。它是拿来用的,不是拿来摔的。不要在你将它狠狠摔碎之后,责怪为什么它这么不坚固;也不要在那之后,怨恨它为何将你狠狠扎伤。

一个人成熟的过程,绝对包括痛不能言,也一定需要忍受奇耻大辱。以及承受毫无理由的加害与欺骗,并且苦苦求索也得不到真相。

即使现实如此当头棒喝,也不能叫你倒下,就较着那么一股宁折不弯的劲儿,在岁月的薄雾中哑忍的穿越喧嚣和生活的诽谤。

然后他们一致认为我这个人劲劲儿的,虽然他们也说不清楚这个劲劲儿的究竟是贬是褒。我始终认为人的心中应该有股劲儿,支撑你羸弱身躯挺过艰难旅程,也是因为那么一小股劲儿,让人生变得与众不同。

整个下午我都被围困在一个问题里,这两年来,我是否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人?我们总是打着旗号,说要变成一个更好的人。这个更好的人是什么样子的?有什么硬性评判标准吗?

朴树在大爬梯音乐节复出的时候,也说他确定自己在变成一个更好的人。

尼玛到底什么是更好的人,还是我们用尽所有努力只能变成更老的人啊?我不是一般的囧啊各位亲们。

然后我趴在电脑前翻看这两年来自己的照片,只觉得生活把我打磨的更为低卑,跟更好的人没有半毛钱关系啊。

(好吧,最后几段全部口语风格,纯属吐槽,与文字创作毫不相关。)

晚安

 

搞者:叁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