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终究我还是想选择离开。

当天空渐而暗了下来,我开始眺望远方。

“黄昏被拉得无限漫长,像穿越纸间的一场凄美电影。”循环播放催人泪下的慢镜头。最终谢幕。”夜幕纯净的钴蓝在暗红色的霞辉中渐渐显影。”黄昏最终落下序幕。我看见天空边缘火红的光将漆黑的夜包围其中。

眼眸里流动的光。你眼里的渴望如那火红的光,那么炙热。

也许,你也想离开。

到远方的小镇,穿当地素白的服饰,胸前戴一串长长的花饰纹样珠链,跳上一段你从未学过的舞蹈,抓一把你陌生的快乐。

过上一段你从没有过的生活。

[二]

心无法平静下来,像沙丘般层层起伏。一切都来得那么快。毕业论文,毕业设计,毕业。借用一句话:然后,没有然后了。

我在这里近乎四年了。这些年里,它,留给我的印象,只有红白绿,灰灰的天空,灰灰的足球场,以及给了我了无生趣的生活。就是这样,我不会骗自己的心,我得到过多么快乐有趣的生活,它不是鸟笼,我不是囚鸟。

那些杂陈喧嚣,如今看来是如露水般渐渐被蒸发掉,最终一切好像归于安宁,不留下一丝痕迹,像什么都没发生过,而我曾践踏过的印记也如沙漠中的土,随时间归于平整。

时间对于我而言,是如风中尘沙,偷偷地来到你身边,带走某种东西而后离去。慢慢地,我习惯了承诺不再是一辈子,所以没有期待,也不必失望。但是,依然会选择去相信,我们那一刻,对彼此用过真心。

那一晚,他说对不起,迟来的对不起,已失去本该有的意义。

生命本就如此,所有你患得患失的东西,都是那么的飘渺,在分秒过后或早已没了当初意义。

也许,真的不必再介怀。

你得到或失去什么。

就像曾经把自己比作那只狐狸。

至少有过麦田的颜色。

你说呢。

你说我们不过是这世界的一点光。

可以为这世间添点光芒。

却如此渺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