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夜里和几个朋友闲扯,一位说他已皈依寻求佛祖给他内心安稳。

谈话席间,他说佛教给他的跟多东西都是一念之间善恶分明,比如说,,他举了个例子,弘一死的时候的那个偈子:执象而求,咫尺千里。

意思大概是过于追求表象即使手持真理也会离真理远去。

弘一大师病危前手书之偈语,曰:“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花枝春满,天心月圆。”

你不需要跟别人跟这个世界去证明你是什么样的,你必须不能欺骗自己应该具备独立人格应该热爱当下的自我和价值观,我们不需要急躁的去改变去适应现实,现实是需要探索的且显示本身就在不停的变化之中。时光不会早一步也不会晚一步,当你想着把自己变成一个任何价值体系都愿意接受你的时候,你真的变成了一个丝毫都没有价值体系去成全你的人了。

别怕赞美也别怕诋毁,要相信自己的内心。

信徒说,我要为你在三界中徘徊六世,你要为我守尽天下的清规。

佛祖说,以身相得见如来。

如来说,不生不灭,不垢不净。

之前接受某位小编的采访,那个姑娘很认真的问我为什么不去搞文字,我自己内心掂量了下想想回答说,写字就是我喜欢的事情,有人喜欢能从我这里得到正面力量我自是欢喜没人喜欢我自己给予自己力量,我害怕一旦这个和生存挂钩我不能爱得彻底。文人相轻,我实在不擅长拉帮拍马或者结队互喷,也写不出悲伤逆流成河以及天下不能安眠的东西,所以这个调调应该不是看戏的人以及演戏的人喜欢的。我想老老实实的让文字变成感知世界以及自我总结思考的东西,仅此而已。

这个世界过于复杂和热闹了,国人抱着一种拯救世界的情操在网络上拯救自己的内心,每个人都欲望膨胀显示多么与众不同以及热血沸腾,我们无暇顾及自己的房屋被拆而在惦记黄岩岛是不是菲律宾的,一个连自己小家都保不住的人却在妄想指点江山对付邻邦;我们无暇追究我们喝的牛奶吃的瓜子蔬菜粮食水果里面的种种添加剂却不停的质疑那个叫韩寒的家伙的身高,一个连自己生在真假里都无法识别的民众却嚷嚷着要别人给别人一个真相。

美国有本纪实小说叫做《丛林》,讲美国工业生产时代残酷的食品安全问题,那里面有段很经典的话大体是这样说的,当生产香肠的人觉得自己的香肠有问题不吃香肠吃面粉的时候他不晓得其实生产面粉的人也在生产着有害的面粉而放弃吃面粉吃香肠,这个体制里的民众做着亏心事以为只有自己得知真相避免伤害,殊不知上帝已经为这个世界织了一张公平的网,当我们看热闹觉得事不关己别人可以牺牲的时候,或许就有那么一天,牺牲的就是你。公平和正义与良知和有序的社会应该成为我们共同努力去奋斗的标准,而不是我们慢慢等待去适应是奢望世界朝你走来的状态。

现在我们能做什么?关注。你要了解真相要知道我们应该在意这些,关注也是一种发声。我们能施与体制的压力希望他能后变革的力量也就这么多了,这些是我们需要去做的。

我既不白又不美,可是我笑的很真实。忘记哪部电影里的哪个姑娘这么说的。

恩,我喜欢真实的姑娘。

人生是需要适当的表演的,可是千万别再戏里走一生,这个世界上必须有些正面积极温暖的东西是大多数人所贪恋的,比如说笑容,比如说慈祥,比如说爱情。我们终究要慢慢的有自己的信念,来支撑我们去爱去生活去承担自己的责任,这种感觉来自我们对一些美好的情愫的愿景。,可以是正直,可以是孝顺,可以是善良,但是你必须要有,要有自己最真实的追求。

我们相爱,何妨。

这个世界里,我们所真正留恋永不厌倦的,不过是一些分文不取又千金不换的东西,就像是阳光、花开、燕来,这个世界上所珍惜的、所热爱的所真正不离不弃的,不过就是这些而已。

我始终相信唯有美好的东西值得收藏,那些不美好的过程都要变成未来美好的基石,上天有所安排一定是为了这样的生活——

而关于那些经年的回忆以及梦里的故人,那些个她与他们的回忆因执念而逞强。

他是你昼夜不息的想念,他是你无法释怀的昨天。

他是你不分晴雨的习惯,是你不论地点的的惦念。

而对于昨天,你爱的究竟是那段时光还是那个人?

相逢和别离注定是一个擦肩而过的两极。

有生之年,我会按照理想轨迹向前走,这是不争的事实。

真的英雄,其实不问出处。从现在起,我开始谨慎地选择我的生活,我不再轻易让自己迷失在各种诱惑里。 我心中已经听到来自远方的呼唤,再不需要回过头去关心身后的种种是非与议论。我已无暇顾及过去,我要向前走。 ——生命不能承受之轻。

嗨,少年,你现整天忧郁,不该老成。

仿佛已经知道在生与死,聚与散之间,隐忍和告别都需要勇气。

嗨,少年,你现在眉头紧皱,心事三重。

仿佛已经参悟了爱与恨,拿起与放下,执着和妥协都只是选择。

嗨,少年——

你说苍老,其实哪有。

一有爱就出发吧,

姑娘,

她不怕山高水远,水阔天长。

她势必爱的诚实,活得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