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的冬天,冷得脸颊生疼。呼出的水蒸气迅速成了冰,凝结在帽子和围巾上,硬得像沙子。又一场无休无止的小雪下起来了,积雪又悄悄厚了一些。

  不停的一路向北,大河早已冰冻,天地间悄无人迹。才下午三四点,天色就慢慢暗下去,荒野里的冬树也就更加落寞起来。

   (哈尔滨,牡丹江,长白山一带)


第一幅


第二幅


第三幅


第四幅


第五幅


第六幅


第七幅

第八幅


第九幅


第十幅


第十一幅


第十二幅


第十三幅


第十四幅


第十五幅


第十六幅


第十七幅


第十八幅


第十九幅


第二十幅


第二十一幅


第二十二幅


第二十三幅


第二十四幅


第二十五幅


第二十六幅


第二十七幅


第二十八幅


第二十九幅


第三十幅

作者:林帝浣(中山大学 )

数码人生 ink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