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上海的地标,东方明珠塔可能是世界上被拍摄得最多的建筑物,唯一能与之抗衡的,估计只剩北京天安门了。这个串着三个球的怪异尖塔,高耸于黄浦江边,被不计其数的相机从海陆空的任何角度千万次地拍过,从这个方面来说,此塔可能是世界上最难拍的建筑物。
这次出差去上海很匆忙,只能利用工作之外的零碎时间,到处转转拍拍照。第一次去外滩,东方明珠塔自然是不能不拍的,在我预想中的上海的影集中,东方明珠塔已经占去一张的位置。
而这张照片,我只有早晨开会前的两个小时可以用来拍摄,上海这么大,还有好多地方等着我去转悠呢。于是这个挤出两小时的清晨,我省下吃早餐的时间,跑到了外滩边,急匆匆的拍起来了。

  这天清晨,阳光和空气都算不错,我按了第一下快门,于是,第一张有东方明珠塔的照片诞生了。
这是一张光影还行,但角度极度平庸的照片,每个带着相机到外滩的人,都会用这个角度来一张,您能看到的外滩照片,80%都会是这个样子的。
虽然我刻意利用阳光的衍射,在塔上做出了东方卫士台标的番茄造型,又等黄浦江上一条货船刚好经过。然而这些小聪明,丝毫不能改变这是一张平庸照片的现实,这样的照片让人看一眼,就可以被人忘记了。

  好吧,我继续努力,等啊等啊等了好一会,等到阳光躲到云里面,今早运气还算不错,居然还有点衍射效果,看起来风起云涌,有气势多了吧。
这样的光影效果,拍拍别的地方还行,但如果拍的东方明珠塔,我将完败在上海黄浦区老年摄影协会任何一名会员的手下。他们拿着相机天天在外滩晃悠,再奇特的光影都多了去了,这样的照片,依旧只是一张可悲的普通游客照片。

  好吧,咱们拼不了运气,咱们拼技巧!我不算聪明的脑子,开始高速运转,在所知的摄影技巧里搜索,一般这种情况下,教程里都会建议我们寻找一个适当的前景。
那选个跑步健身的路人?健康积极和谐的大城市生活啊,大家都这样拍,于是我也拍了一张。我对自己捕捉瞬间还比较有信心,一下快门下去,跑步的人的姿势被我抓得还不错。
很可惜,这是一张废片——因为这张照片要说明的意思,没多大意思。

  那我再找找,穿着唐衫打太极拳的老太太作为前景,东方明珠塔作为背景,又传统啊又现代的,多好。
很可惜,这样依旧是一个平庸的角度,无数人曾这样拍过,我才按下快门之后便觉心灰意冷,甚至懒得再等老太太摆出更好的角度,因为不管构图瞬间多好,这注定是一张陈腔滥调的照片,和我想要表达的意思一点关系都没有。

  再走走,找找角度吧。记得好多人利用外白渡桥作为前景,拍出富有视觉冲击力的照片,我决定也上去该桥碰碰运气。
等找到这个最经典的角度,才悲催地发现没法拍,对于一贯只带35 1.4定焦出门的懒人来说,视觉不够广,外白渡桥的钢结构造成的气势完全没法体现,我不停往后退啊退,再退一步就该掉到苏州河里去了,无耐之下拍下了这张。
这是一张无法超越经典的照片,所以也是一张废片。

  定焦基本靠走,我悲愤地在外白渡桥上徘徊,又等了十多分钟,终于等到一个举着红纸扇的阿姨路过,拍下了这张。
这其实是一张经过精心构图的照片,阳光刚好从桥架上射出,东方明珠塔也在最理想的位置,那把纸扇的红色,在复杂的画面构成里一跃而出,达到了万绿丛中一点红的艺术效果。。。
好吧,我停止自我吹嘘。
客观的说,这是一张挖空心思构图和等待瞬间,但没多少值得回味的照片。很多时候,不是说你越用力费心拍照,照片就会越好。

  我继续在外滩晃啊晃,焦虑地望着高耸的东方明珠塔,不知从何着手,蹲下又站起来,望天又望地,虽然只望了一个多小时,但已经对此塔产生了深深的审美疲劳。
那试试极简主义?只留一点点尖塔,留下大片的天空,前景是正在工作的建筑工人,拍到地标,又关注了劳动人民大众,这样出来画面视觉效果貌似不错。
然而极简了之后,我也不知道这张照片要说什么了,只是为了视觉而视觉,并不是减法完了之后,都会是好片的,我自己对这张照片没多大感觉。

  看来拍这个塔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我决定施展我一贯的专长,和当地人民打成一片,悄悄的进村,在瞎扯忽悠之中猎取大片。
于是我开始和这个正在外滩上引声高歌的乡下老头搭讪,他来自苏北乡下,每天就来这里唱歌,我问他:“你幸福吗?”他说:“我姓张。”
混熟之后,我开始肆无忌惮的对着他狂拍,有特写,有侧面,有背影,在这张特写里面,我故意反构图之道而行之,让东方明珠塔正好长在老头的光脑门上,形成了新的三个球。居中的构图扩张画面的张力,编织袋,被风吹起的衣襟,唱歌的表情,紧握的双手,都是画面的重要元素。
这是一张不错的照片,简直有鲜明的如今风靡中国摄影圈的新纪实主义风格。然而我自己不太喜欢,这样的叙述,看似深刻,其实还是流于表面,并不是我自己想要的东西。

  好吧,拍摄到了这里,需要调整一下思路,试试换一种方式,这时我又想起了摄影教程,框架构图今天还没试过呢,来试试。
外滩最现成的框架,莫过于人民英雄纪念塔,我拼命的向后仰啊仰,老腰都快撑断掉,终于使得东方明珠塔和阳光可以完整透射出来。
这是一张形式主义的照片,除了形式,一无所有,当然不会是我理想中的照片。

  当然,可以试试更奇异的框架构图,外滩由于拍不到理想的照片,走得垂头丧气,直到我看到这头代表中国金融的金牛塑像。
于是我直接躺倒在地,用这个极度犯贱的角度拍下了这张照片,不知诸位看到这张照片,有没有感到一阵蛋蛋的疼痛。
这样的框架构图,已经是我在外滩现场能找到的最好的选择了。如果想要更刺激,那我得找一个美腿穿超短裙的美女,做出同样的构图拍之。
很可惜,我当时一个人在晃悠,以我的口才,实在无法说服一个路过的妹妹配合我拍摄这样的照片,为艺术献身可以,为艺术挨打就算了。
而且更可惜的是,这样创意的照片,已经有人拍过了,展出时还被当地政府宣传部门作为淫秽图片强行撤展。

  更为无语的是,在我躺倒在牛屁股后面拍摄的时候,居然引来了一群老外游客的哄笑和围观,在我的感染之下,他们纷纷与该牛的蛋蛋拍起了合照,这些来自西方文明社会的人们,真是节操何在啊啊啊。
拍摄到此,我已经是脑力用尽,两小时的时间也到了,我只好离开外滩赶回去开会,还是没有拍到我想要的照片。

  我离开外滩之后,觉得心力交瘁,决定去吃一笼外焦内甜生煎包子补补脑子,时间大概是早上八点多,阳光还是很好,包子店的扑鼻香气蒸汽缭绕,让我又恢复了活力,等包子的时候,偶一抬头,发现困绕了我一早上的东方明珠塔赫然耸立,我于是带着对生煎包子的美好憧憬,举起相机按了一下快门。
我喜欢这张照片。

作者:林帝浣(中山大学 )

数码人生 ink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