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时的云梦泽,是长江中下游一片庞大的湖泊和湿地,涵括了洞庭湖、鄱阳湖在内的湖南、湖北、江西广大区域,那时是古代帝王南巡狩猎之地,是人迹罕至、难以通行的地方。

光阴荏苒,长江的潮汛年年涨退,云梦泽慢慢被分割,淤出大片的宜于耕种的良田,仅剩下的湖面,成了今天的洞庭湖和鄱阳湖,至今的鄱阳湖,依然年年枯水一线,洪水一片。

  2010年的初夏时节,我在鄱阳湖南岸高高的大堤上徘徊。堤坝的一边,是浩瀚缥缈的湖面,另一边,则是大跃进时,大兴水利,围湖造田造出的万亩良田。在近几十年的建设里,湖面一直在退缩,让位于人们生存的需要和发展欲望,于是,每年长江洪水暴发,因为上游水土流失过重而越来越猛烈,鄱阳湖的泄洪功能却在不断减弱,造成了一年又一年的夏秋季的险情。

  这是一个休渔期里难得的黄昏,湖边的初生小牛犊们生猛激烈,芦苇深处偶尔飞出悠闲的白鹭,成群的小水鸭茫然不知所措,被绑在架子上的鱼鹰勤奋猎食却又无奈的接受命运的不公。

  当然还有祖辈谋生于此的渔民农妇们,他们往往被安排在新闻联播的抗洪报导里,国家领导人接见完衣领洁白的地方领导人,整齐划一的抗洪军警之后,站成衣衫褴褛的一排,鼓掌并咧开嘴傻笑,占有短短的两秒镜头。

  然而我知道并非如此的,这些鄱阳湖真正的主人,才是此地的主宰与灵魂。

授权转自:数码人生 http://www.inkcn.com

专栏作者:林帝浣(中山大学教师 人文旅游摄影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