沱江河是古城凤凰的母亲河,她依着城墙缓缓流淌,世世代代哺育着古城儿女……
坐上乌蓬船,听着艄公的号子,一种远离尘世的感觉悠然而生。这里河水清澈,水流悠游缓和,可以看到柔波里招摇的水草,撑一支长篙漫溯,沿沱江顺水而下,可以让你感受到黄永玉大师那笔下的《永不回来的风景》……
沱江这条河的水,打很远的贵州境内流出来的,流到这里自然清澈见底,她流出很多人的故事,那河上的跳岩,是典型的湘西风光,她原始、古朴,有多少故人和故事从那跳岩上走过……沈从文先生曾把它写进他的多部作品,包括《柏子》、《萧萧》、《丈夫》、《雨后》……《湘西剿匪记》、《血鼓》、《边城》等影片,也都曾到这里拍摄过外景。

      往日里,无论何时,都可见几只鸬鹚船,泊在岸边。夜晚点上河灯,在水上打鱼,那河灯、那鸬鹚、那竹篙打水的声音,更是为水上的夜增添了几分诗情画意。
虹桥是沱江河水流的必经之处。又名卧虹桥,始建于明洪武初年。此风雨桥建成,如“长虹卧波”,装点古城风景秀丽如画,道光版《凤凰厅志》中有这样的描述:“桥跨沱水,长五十余丈,川平风静,皓魄当空,清光荡漾,近则两岸烟村,远则千山云树,皆入玻璃世界中,桥上徘徊,恍似置身蓬岛。”,名为“溪桥夜月”,被列为古城八景之一。
沱江吊脚楼群座落在古城东南的回龙阁,前临古官道,后悬于沱江之上,是凤凰古城具有浓郁苗族建筑特色的古建筑群之一。该吊脚楼群全长240米,属清朝和民国初期的建筑, 吊脚楼群的吊脚楼均分上下两层,俱属五柱六挂或五柱八挂的穿斗式木结构,具有鲜明的随地而建特点。上层宽大,下层占地很不规则:上层制作工艺复杂,做工精细考究,屋顶歇山起翘,有雕花栏杆及门窗;下层不作正式房间,但吊下部分均经雕刻,有金瓜或各类兽头、花卉图样。上下穿枋承挑悬出的走廊或房间,使之垂悬于河道之上,形成一道独特的风景。
东关门,倚着奇峰。那峰上有一寺,叫“奇峰寺”,右边是“夺翠楼”,黄永玉先生的旧居。相传,奇峰和南华山曾是连为一体的,构成极好的龙脉,暗示着这里要出皇帝,这让当时的明太祖朱元璋大为不安,为保住皇势,于是听信刘伯温的馊注意,用朱笔在山河图中的龙劲部一点,沱江水便改道了。从此凤凰少出了一个皇帝,却出了四个提督、二十一位总兵、四十七名副将;民国时出过七名中将,二十七名少将,还有民国内阁总理熊希龄,作家沈从文,画家黄永玉,钢铁博士肖继美……凤凰真是地灵人杰啊!
万寿宫,过去是江西商人的会馆。这座小县城为“楚黔西南苗疆”之咽喉和古代屯兵的军事重镇。清末时期凤凰居民不过五六千,驻防正规官兵达七八千(故有六千居民八千兵的说法),因此形成了她独特的文化、经济格局。清嘉庆六年,派来解决“乾嘉起义”“善后事宜”的吏员正八品官傅鼐,随来了一批文人绅士,出乎意料的给这边陲小城带来了文化繁华。
再看回龙阁的“准提庵”。此庵建于明末,此后多次改建,内供有“如来”、“观音”等菩萨,还有黄永玉捐献的千手观音铜像,他还画有佛境作品。准提庵是信者烧香拜佛的地方;每逢观音娘娘生日,那里就赶庙会,还有尼姑做法事。那庵堂的外墙上,有一对圆形的花窗,相传是准提菩萨的眼睛,直瞪着对岸那边江西会馆,窥视着他们的财路。自此,江西商人倒霉了,开始怨恨那双神奇的菩萨眼睛。实际,菩萨是慈悲为怀,是不可能做出那等事的,传说归传说,但从另一面,又体现了本地居民的排外意,江西商人也正是在这种排外意识中顽强经商,年深日久地与之融合,才站住脚跟在这里生存下来的,如今城中的熊姓、裴姓、周姓等人家,就是江西商人的后代。
万名塔,字纸楼。据传说,乾隆十一年,古城扩建了笔架城以后,为培植风水,便在沙湾黄土坎江边修筑字纸炉宝塔一座,像一支巨笔,与笔架城遥相对应,想使凤凰城文人蔚起,可惜这支象征文化的巨笔“文革”中毁掉了。1987年才重修,由黄永玉先生更名为“万名塔”。
“杜母园”。杜母是云贵提督凤凰人田兴恕的第五位夫人。她是个大家闺秀,知书达理,端庄贤淑,美色倾城,最得提督大人宠爱。田兴恕中年夭折后,杜母含辛茹苦抚养遗孤:田应诏。田应诏早年留学日本,为早期同盟会会员,在讨袁复国战争中立下过赫赫战功,曾任湘西镇守使,授中将军衔,杜母病故后,为报答养育之恩,在那山下建了一座陵园,就是杜母园,而那山,就叫“听涛山”,文学巨匠沈从文先生也长眠于此……
(感谢凤凰江丽投稿)